昭阳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原告杨某某诉被告路某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8-10-31 10:05:56 来源: 本站

 

【要点提示】法官运用公平正义理念评析合同条款,依法认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条款无效,维护个案正义。
原告杨某某诉称, 2015年2月16日,被告路某某驾驶云CVF555号小型轿车在昭阳区永丰镇小闸村李家湾湾208号门前倒车时,与停在门前的无号牌农用车相撞,造成农用车上的杨某某受伤,云CVF555号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路某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杨某某无责任。当日,杨某某被送入昭通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至2015年3月7日出院。现诉请判决被告大地保险公司赔偿原告:医疗费19052.12元、误工费64天×76元/天=4864元、护理费34天×76元/天=258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天×100元/天=1900元、残疾赔偿金24299元×20年×43%=208971.40元、后续治疗费15000元、鉴定费1300元,以上共计253671.52元,由被告大地保险公司赔偿给原告。诉讼费由被告方承担。
被告路某某辩称,原告所诉属实,我在大地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应由被告大地保险公司赔偿给原告。
被告大地保险公司辩称,对事故发生原因,交警部门认定事故责任无异议。原告的残疾赔偿金应按捌级伤残等级计算,鉴定费不应由保险公司承担。根据被告路某某与大地保险公司订立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约定,原告杨某某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之外的赔偿数额,不应当由大地保险公司承担赔偿。
综合各方诉辩主张,本案各方当事人对以下问题存在争议:
一、原告杨某某请求被告大地保险公司赔偿其253671.52元,是否应得到法律支持?
二、被告大地保险公司是否应对原告杨某某承担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
针对以上争议,原告杨某某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实:
一、原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户口本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以及由农村居民转为城镇居民的具体时间;
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原件一份,证明此次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情况;
三、诊断证明、出院指导复印件各一份,医疗费发票原件一张、新农合报审单原件一份、住院病历原件一份,证明原告住院期间的治疗情况以及费用情况;
四、鉴定书原件一份、鉴定费发票原件一张,证明原告的伤残等级评估情况以及支付的鉴定费;
五、被告保险单复印件两份,证明被告投保情况。
经质证,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供的第一项证据没有异议,从户口本可以看出被告路某某与原告关系是母子关系,二者是近亲属。对第二项证据没有异议。第三项证据中,诊断证明书是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合法性有异议;对费用清单的合法性有异议;对住院医疗收费收据有异议,该收据是记账联不是报销联,而且原告已经进行了报销;对报审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合法性有异议,交通事故产生的医疗费不在新农合报销范围内,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第四项证据中鉴定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被告方申请的重新鉴定已经推翻了该鉴定结论;对鉴定费收据不认可,不是正式发票,该费用应当由原告方自行承担;后续治疗费没有异议。对第五项证据的三性没有异议,是原告提交的原件,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单的第二面保险条款中责任免除部分已经用黑体加粗进行了标注,对于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不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路某某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没有异议,认为他撞到的是他的母亲,但是应当属于第三者商业险赔偿范围。
被告大地保险公司针对其答辩理由,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实。
本院应被告大地保险公司申请,启动重新鉴定程序。双方当事人共同请求人民法院指定鉴定机构,对原告杨某某的伤残等级进行鉴定,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受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对原告杨某某伤残等级进行鉴定的结论为:杨某某的伤残评为Ⅷ(捌)级。
经质证,原告杨某某对此份鉴定结论认为,对其关联性、合法性没有异议,真实性有异议,原告杨某某双下肢肌力受损,目前走路都还需要人搀扶,对双下肢肌力鉴定有意见。
被告方对此份鉴定结论均无异议。
通过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本院认为,被告方对原告提供的第一、二、五项证据无异议,且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原则,予以采信;对第三、四项证据有异议,但第三项与其他证据内容能相互印证,证实原告杨某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入院治疗的事实,符合证据的三性原则,应予以采信。被告方对第四项证据鉴定结论中的继续治疗费无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对该份鉴定结论中的继续治疗费予以采信,对其他内容不予采信。对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符合证据的三性原则,予以采信。
根据庭审和质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
2015年2月16日,被告路某某驾驶云CVF555号小型轿车在昭阳区永丰镇小闸村李家湾湾208号门前倒车时,与停在门前的无号牌农用车相撞,造成在农用车上的杨某某受伤,云CVF555号车受损的交通事故。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交警二大队认定路某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杨某某无责任。当日,杨某某被送到昭通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至2015年3月7日出院,用去医药费57139.57元。杨某某之伤经滇东北乾诚司法鉴定中心评定为:双下肢肌力减损属柒级伤残,第一腰椎爆裂性骨折属玖级伤残。后续治疗费评估为壹万伍仟元。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对杨某某的伤残等级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本院依法准予重新鉴定,杨某某之伤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评为Ⅷ(捌)级伤残。
被告路某某将其云CVF555号小型轿车于2014年9月25日在被告大地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B)、不计免赔特约险(M)包括第三者责任保险的险种,保险期间均为自2014年10月5日0时起至2015年10月4日24时止。
【审判】
法院认为,被告路某某驾驶云CVF555号小型轿车倒车时,与无号牌农用车相撞,造成在农用车上的杨某某受伤,交警部门认定路某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杨某某无责任。被告路某某对造成原告杨某某身体受伤存在完全过错责任,依法应当赔偿杨某某因此受到的经济损失。原告原告芬主张的医疗费19052.12元予以支持,杨某某的出院医嘱及注意事项记载:卧床休息3月,避免负重,故支持其误工费64天×76元/天=4864元。另支持其护理费19天×76元/天=144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天×100元/天=1900元、残疾赔偿金24299元×20年×30%=145794元、后续治疗费15000元、后续治疗费评估费用600元,以上共计188654.12元。
被告路某某将云CVF555号车在被告大地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B)、不计免赔特约险(M)包括第三者责任保险的险种,故大地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某医疗费10000元、在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某110000元,余下68654.12元。被告大地保险公司以其与被告路某某订立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中约定: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据此主张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的其他赔偿项目,大地保险公司依合同约定不予赔偿。本院认为,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在庭审中并未举证证实原告杨某某被撞是否属于投保人路某某故意所为,原告杨某某与投保人路某某是否故意制造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在签订合同时对此免责格式条款是否进行明确的说明;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中,规定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的免责格式条款,属利用格式条款免除自身责任,加重投保人义务的情形,违反了契约公正原则,违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公平公正原则,也违背了社会以人为本、尊重人的生命价值的基本理念。法律并未明确将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排除在第三者的范围之外,法无禁止即权利。同样的人、同样的生命健康权利、应受到同等的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下列条款无效:(一)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二)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因此该免责条款依法应认定为无效条款,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应依其与被告路某某订立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中其他有效约定履行保险责任,代投保人路某某赔偿原告杨某某损失68654.12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阳支公司赔偿原告杨某某各项损失188654.12元;
上述给付内容,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完毕。
三、判决驳回原告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553元,减半收取1276.5元,由原告杨某某负担327元,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阳支公司负担949.5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民事活动中以利益均衡作为价值判断标准。在民事主体之间发生利益冲突时,以权利和义务是否均衡来平衡双方的利益。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要能动地干预民事活动,调整当事人的利益冲突,使民事法律关系符合公平正义的要求。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本案中的保险条款属于格式条款。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时,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条款一方未提请对方注意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并未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导致对方没有注意免除其权利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对方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撤销该格式条款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本案被告大地保险公司以其与被告路某某订立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中约定: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据此主张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的其他赔偿项目,大地保险公司依合同约定不予赔偿。本案承办法官运用公平正义理念,依法认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条款无效,成功化解当事人的利益冲突,实现案结事了。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