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不属医疗事故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2017-12-14 10:00:10 来源: 本站

——蔡某诉昭通市中医院医疗损害责任案 【关键词】 不属医疗事故 承担 民事赔偿责任 【裁判要旨】 医疗机构在为公民提供健康体检过程中,发生的内脏功能损伤,虽经医学会鉴定不属医疗事故,但医疗机构存在过失行为,其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五十四条 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 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案例索引】 一审: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2014)昭阳民初字第845号判决书(2014年12月2日)。 二审: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昭中民二终字第441号判决书(2015年10月15日)。 【基本案情】 原告蔡某诉称,2012年10月22日,原告单位组织职工到被告昭通市中医医院进行健康检查,2012年11月6日被告出具《健康体检报告》,报告第1页“生化四项(静脉血)”指标显示:肌酐217.17(参考范围:34.10-110.00);尿素:11.83(参考范围:2.9-8.2),但体检总检结论显示:“内科:体检正常”、“体检结论:健康”。由于原告缺乏相关医学知识,被告未如实告知原告病情的严重性,使原告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导致病情在一年内迅速恶化。在2013年10月23日病重再次到被告医院内科就诊,诊断为:病人极高危,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需转上级医院进一步诊治。经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抢救12天后才保住了性命。 被告医院在为原告进行体检的过程中,在检查出原告的肾功能指标异常,病情已经相当严重的情况下却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并草率的在体检结论处注明“健康”,更别说建议原告进行复诊或专科诊断,最终导致原告病情恶化、肾脏器官功能受到严重损害。虽然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是“无法确定”、省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是“不属于医疗事故”,但是市医学会医学专家的分析意见已认定: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健康体检的过程中“存在不足”;省医学会的医学专家分析意见已认定: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健康体检的过程中“存在过失”,这两次鉴定充分证明了被告医院在为原告进行健康检查的诊疗活动中存在严重过错。两次医学鉴定用肯定被告医院“存在不足”、“存在过失”的前提,推断出被告医院不如实告知原告病情的误诊行为不是“医疔事故”的自相矛盾的鉴定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昭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昭通市中医医院赔偿原告:(一)医疗费425.6万元,;(二)护理费12万元;(三)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共计15万元;(四)鉴定费5000元;(五)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五项共计人民币473.1万元。伤残赔偿金待鉴定后计算。 被告昭通市中医医院辩称,一、首先,原告必须明确案由,最高院人民法院公布的案由,仅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这个大案由又包含有两个子案由:1、侵害患者知情权同意权责任纠纷,2、医疗产品责任纠纷,而这几个案由均是要求属医疗事故的基础上才适用。二、医院的一切诊疗活动与原告的疾病发展不存在任何必然的因果关系,因此,医院不承担任何责任。原告起诉是建立在这么一个立论和逻辑内核上的,1、医院没有告知病情,2、自己也全然不知病情,因此耽误了诊疗时间,3、必然导致了病情的发生属直接的因果关系,所以要求医院承担责任,但是我们要说医院没有过错其行为对其疾病的必然发展不属于其中一因,相关的因果关系论述我们会在辩论中详细论述。三、原告起诉的标的完全是按照一因一果的必然关系来起诉的;其计算毫不根据医学规律和科学规律作出。综上,按照医学规律及科学规律,我院在诊疗活动中无过错,请依法驳回原告相关请求。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22日,原告蔡某所在单位昭通市国土局组织职工到被告昭通市中医医院进行健康检查,2012年11月6日被告出具《健康体检报告》。体检总检结论显示:“内科:正常”、“体检结论:健康”。 原告于2013年10月23日11时2 1分以:“发现高血压升高两年余,伴头晕2月余”入住昭通市中医院内科治疗。初步诊断:1、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组;2、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给予降压、补碱、改善微循环对症支持治疗。2013年10月24日原告蔡某以“发现血肌酐升高2年余、呕吐半月”入住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于11月4日出院,出院诊断: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期)并肾性贫血、肾性高血压。 2014年1月14日,原告申请医疗事故鉴定。3月21日,昭通市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分析意见: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健康体检的过程中存在不足:(一)血检生化四项中肌酐、尿素数值升高,提示肾脏肾小球滤过功能明显下降未行告知,而总检医师体检结论为“健康”。(二)蔡某体检时已有肾脏损害和高血脂症,经一年后发展为“尿毒症”,与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的健康体检过程中存在的不足是否有因果关系无法做出判断。结论:蔡某体检时已有肾功能不全和高脂血症,经一年后发展为“尿毒症”,与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的健康体检过程中存在的不足是否有因果关系无法确定。2014年3月26日,原告向云南省医学会提出医学(再次)鉴定申请,云南省医学会于2014年5月28日重新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分析意见:1、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健康体检过程中存在过失,对蔡某体检中的异常情况未履行告知义务,蔡某的部分检查结果异常(检验值及检查结果:总胆固醇5.76mmol/L,甘油三酯6.84mmol/L,血肌酐217.17umol/L,血尿素氮11.83mmol/L,B超见双肾皮质回声稍增强),医院未告知蔡某进行复诊和专科诊治。2、根据体检情况,2012年10月22日体检时蔡某已存在肾功能损伤,但肾功能损伤的发生、发展是多因素参与的,根据现有资料无法确定蔡某在体检后一年肾功能损伤发展为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的确切原因。3、根据现有资料,不能证明是由于昭通市中医医院的上述过失导致蔡某肾功能损伤在一年之内发展为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结论:综上分析,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之规定,蔡某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2014年6月30日原告蔡某向本院提起赔偿诉讼。 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二审另查明的事实是:2013年10月23日至2013年12月25日,蔡某在昭通市中医院、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用去医疗费41942.19元,医保报销32429.61元。2013年12月26日至2014年12月25日在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门诊治疔,用去医疗费128243.17元,医保报销、大病理赔109253.94元。2015年1月28日至2015年8月24日在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门诊治疗,用去医疗费58309.04元,其中医保报销51890.23元。为保证透析治疗,保护好血管内瘘,医生建议蔡某自费使用喜辽妥乳膏38.50元/月,创可贴20元/盒。 【裁判结果】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2日作出(2014)昭阳民初字第845号判决书,判决:一、由被告昭通市中医医院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赔偿原告蔡某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二、驳回原告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蔡某提出上诉,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昭通市中医院因在为蔡某体检过程中存在过失行为,应对蔡某患尿毒症造成的损失承担相应责任。于2015年10月15日作出(2015)昭中民二终字第441号判决书,判决:一、维持昭阳区人民法院( 2014)昭阳民初字第84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由昭通市中医医院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赔偿蔡某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 二、撤销原判第二项,即驳回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三、由昭通市中医院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甚起7日内赔偿蔡某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鉴定费136622.63元。四、驳回蔡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昭通市中医院因在为蔡某体检过程中存在的过失行为是否应对蔡某患尿毒症造成的损失承担相应责任。 疾病诊断、预防、治疗的专业性强,医院作为发现、预防、治疗疾病的专业医疗机构,通常情况下,一般人对医疗机构出具的相关报告采取信任态度。蔡某到昭通市中医院健康体检后,完全有理由相信昭通市中医院对其出具的体检报告,依据体检报告对自身身体状况作出判断,并依据体检报告结论决定、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本案中,蔡某经体检,其肾功能已经出现疾病,但该院未告知蔡某进行复诊和专科诊治,相反,却在体检报告上注明蔡某“内科:正常”、“体检结论:健康”,该院错误的结论性体检报告意见,误导蔡某认为其身体状况良好,并导致蔡某未积极采取治疗措施,一年后患尿毒症。故昭通市中医院在为蔡某体检过程中存在的上述过失行为与蔡某一年后患尿毒症有一定的关联性。本案虽经昭通市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为蔡某体检时已有肾功能不全和高脂血症,经一年后发展为“尿毒症”,与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的健康体检过程中存在的不足是否有因果关系无法确定。云南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为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健康体检过程中,对蔡某体裣中的异常情况未履行告知义务存在过失,但根据现有资料,不能证明由于昭通市中医医院的上述过失导致蔡某肾功能损伤在一年之内发展为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蔡某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但昭通市中医院在为蔡某体检过程中存在上述过失行为,与蔡某患尿毒症产生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鉴于蔡某和昭通市中医院对各自过错大小及原因力大小均未能举证证明,推定昭通市中医院、蔡某负同等过错及原因力,对蔡某患尿毒症产生的损失,由昭通市中医院承担50%的责任,蔡某自行承担50%的责任。 关于蔡某的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蔡某起诉主张昭通市中医院赔偿其各种损失4731000元,合理部分予以支持。1.医疗费,根据蔡某一、二审提交的证据及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自2013年10月23日至2014年6月30日起诉之日,蔡某因尿毒症住院治疗用去医疗费113001.94元,医保报销89691.40元,大病理赔1506.58元,自付21803.96元。根据蔡某的病情,参考二审诉讼中本院对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医生邓成爱的调查笔录,蔡某起诉之后的医疗费酌情支持10年,每年费用酌情以2013年12月26日至2014年12月25日蔡某镇雄县参保人员就医医疗费用报销结算单为参考,该年度蔡某用去医疗费128243.17元,其中医保报销、大病理赔额109253.94元,自付18989:23元。酌情支持蔡某医保范围自付医疗费211696.26元【21803.96元+(18989.23元/年×l0年)】。因蔡某透析每月需自费使用喜辽妥38.5元/月,创可贴20元/套,该部分共计【(38.5元/月+20元/月)×12月×10年】+【(38.5元/月+20元/月)×8月=7488元,综上,酌情支持蔡惠医疗费219184.26元(211696.26元+7488元);2.护理费, 2013年10月23日至2014年6月30日,蔡某住院70天的护理费应予支持。2014年6月30日以后的护理费,参照蔡某2014年8月4日至2015午8月24日镇雄县参保人员就医医疗费用报销结算单统计数据,蔡某全年住院21天,酌情支持蔡某10年住院期间的护理费,结合我市务工人员收入实际,护理费每天以80元予以支持,即22400元【70天+(21天×10年)】×80元/天;3.住院伙食费为28000元【70天十(21天×l0年)】×100元/天;4.交通费,蔡某到昆明、成都医治尿毒症,交通费属蔡某和其妻罗学红必要支出,根据蔡某提供的车票、发票,酌情支持1661元;5.蔡某提供的云南省非税收入收款收据,证明蔡某向昭通市医学会支付医疗技术鉴定费2000元,予以支持;6.住宿费因蔡某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不予支持。以上合计273245.26元。由昭通市中医院赔偿蔡某136622.63元(273245.26元×50%)。其余损失由蔡某自行承担。精神抚慰金,因昭通市中医院对原审判决其赔偿蔡某精神抚慰金40000元未提起上诉,视为服判,对该部分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案例注释】 本案审理中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一、过错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1、侵权行为;2、损害事实;3、侵权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4、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在《侵权责任法》制定之前,关于过错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是否应当包含独立的“违法性”要件一直存在争议。《侵权责任法》没有规定独立的违法性要件,由过错吸收违法性。 二、被告昭通市中医医院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 1、被告在为蔡某提供的健康体检过程中存在的过失行为:对蔡某体检中的异常情况未履行告知蔡某进行复诊和专科诊治的义务,而总检医师体检结论为“健康”。 昭通市中医医院在为蔡某提供的健康体检过程中存在的不足与蔡某体检时已有肾功能不全和高脂血症,经一年后发展为“尿毒症”,是否有因果关系。虽经省市两级医学会鉴定,均无法确定,蔡某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但昭通市中医院在为蔡某体检过程中存在上述过失行为,与蔡某患尿毒症产生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2、在蔡某和昭通市中医院对各自过错大小及原因力大小均未能举证证明的情况下,二审法院根据法律规定推定昭通市中医院、蔡某负同等过错及原因力,对蔡某患尿毒症产生的损失,由昭通市中医院承担50%的责任,蔡某自行承担50%的责任。 三、体检机构应建立特殊病情告知机制,在发现体检人员有较为严重的特殊症状时,应及时履行自己的义务告知体检人员,以利于体检人员尽快去医院复查并治疗,以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因此二审法院部分支持蔡某的上诉主张,依法进行了改判。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