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区人民法院 > 法院公告

正文

什么是“执行不能”?如何正确处理“执行不能”。

2018-10-19 09:43:32 来源: 本站

一、什么是“执行不能”?

执行不能:对于被执行人确实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被执行人确实没有能力完全履行债务的案件,经执行法院穷尽执行手段后仍无法执行到位的。

 

二、法院遇到“执行不能”案件怎么处理?

法院在穷尽各种执行手段后,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或“终结执行”,如果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经当事人申请或同意后,可以被执行人企业移送破产(“执转破”)。

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死亡,无遗产可供执行,又无义务承担人的;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因生活困难无力偿还借款,无收入来源,又丧失劳动能力的;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或其他组织被撤销、注销、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歇业、终止后既无财产可供执行,又无义务承受人,也没有能够依法追加变更执行主体的;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被法院裁定宣告破产的;以上几种确定无法执行到位的情形,可以裁定终结执行,除此之外,对于暂时无法执行到位的案件,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之后,法院并非将其一终了之、束之高阁,仍然会有专人对这些案件进行管理,并定期通过网络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财产信息,一旦发现财产即恢复执行。

三、老百姓遇到“执行不能”怎么办?

1.理性认识市场风险和社会风险,增强预见和防范风险的能力;

2.积极配合法院执行工作,主动查找并提供被执行人下落及其财产线索;

3.道路交通事故、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等类型案件的申请执行人确实生活面临急迫困难的,可以依照有关规定申请执行救助。

 

案例一:彭某山等申请执行成某故意伤害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1年12月8日晚,张某刚(已判刑)邀约被告人成某殴打被害人彭某,成某用刀刺进彭某左胸背部,经抢救无效死亡。法院于2016年10月24日以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由成某赔偿申请执行人经济损失50000元。权利人彭某山、邓某菊于2017年9月8日向本院申请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查明,被执行人成某已送监狱服刑,未查找到任何财产。申请人彭某山、邓某菊每年靠种包谷、洋芋维持生活,没有其他经济收入,其家庭非常贫困。申请人申请给予司法救助金30000元。经研究决定救助30000元。

法官点评:申请人彭某山、邓某菊之子彭某被害后,二人把怨恨和希望寄托在对被申请人成某的刑事处罚和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上,刑事处罚上,被申请人成某被判处重刑入狱,但民事赔偿上,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穷尽手段未能查找到成某有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彭某山、邓某菊生活陷入困难,在申请人绝望之时,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考虑本案的特殊性,最终决定给予申请人部分司法救助,对申请人经济上、精神上一些安慰,也让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得到彰显。

案例二:熊某江等申请执行杨某照故意杀人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杨某照与被害人熊某荣因婚姻关系破裂产生矛盾,2016年8月2日7时许,熊某荣与其弟熊某强到杨某照家拿户口簿与杨某照发生争吵。熊家两姐弟离开杨家后,杨某照背上装有尖刀的背包追致洛旺乡洛旺村漆树湾又与熊家两姐弟发生争吵便拿出尖刀杀入熊某荣左下腹随即又持尖刀杀入熊某强左胸部,造成熊某荣重伤熊某强死亡的悲惨结局。法院于2016年12月29日作出(2016)云06刑初118号判决被告人杨某照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熊某江、张某连28000元、熊某荣10000元。在执行过程中查明 ,被执行人杨某照现在曲靖监狱服刑,没有银行存款、车辆和房屋财产,故未查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家中留下年迈的父母以及两个年幼的孩子。案发后给申请执行人熊某江、张某连、熊某荣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申请人家庭贫穷,熊某江属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基本的生活均难以维持,特报请本院给予救助38000元。本院审理查明申请人符合报批国家司法救助对象,固为其申请国家司法全款救助,解其燃眉之急!

法官点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的,往往会在判决前积极赔偿以期减免刑罚,一旦进入执行程序,往往是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因此,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出现执行不能的概率相对较高。本案中,法官穷尽调查措施,未能发现被执行人财产可供执行,被执行人现又在监狱服刑,无法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加之申请人属建档立卡户,经济确有困难,只能通过司法救助。

案例三:张某荣等申请执行王某伟故意杀人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某伟与陈某翠同居生活期间育有一女。2014年王某伟在巧家县东坪镇修安置房时认识了被害人张某,陈某翠得知王某伟和张某的关系不正常后便外出打工,同年7月王某伟到张某家与张某同居生活 。2015年3月陈某翠打工回来,住在东坪镇岳坪村王某伟家 。为此及生活上的琐事 ,王某伟与张某多次吵闹 。同年6月20日,经公安机关调解王某伟同意给张某2500元,二人解除同居关系 。同月30日,王某伟到张某家提出给张某5000元 ,双方不再纠缠 ,但因给付钱款的事两人发生吵打,王某伟持木棒追赶张某至李某能睡觉的房间后用斧子砍击张某,致张某当场死亡 。随后王某伟又持斧子到张某的儿子靳某(出生于 2012年 9月20日)睡觉的房间砍死靳某。李某能劝阻被砍伤 。次日凌晨,王某伟报警后在案发现场等待抓捕 ,当日民警在张某家中抓获王某伟 。

2016年6月13日,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某伟死刑(已被执行死刑),判决由王某伟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荣、蒲某美、靳某雨、靳某琴经济损失人民币60000元。在执行过程中查明,王某伟已被执行死刑,没有查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人家庭非常困难,申请要求给予司法救助60000元,经研究决定给予司法救助40000元。

法官点评:本案是典型的被申请人被判处死刑(已被执行死刑)同时没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被申请人之外的其他人没有赔偿义务,这类案件是属执行案件中无法执行的案件,但执行法官考虑案件的特殊性、申请人的生活状况等因素给予司法救助,让申请人的经济损失得到一定补助,精神得到安慰。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