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区人民法院 > 审判流程

正文

杨某故意伤害案例分析

2017-12-14 09:47:57 来源: 本站

杨某故意伤害案例分析 要点提示: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一般来说,行为人主观上只想造成轻伤结果,而实际上未造成轻伤结果的,不宜以犯罪论处。重伤意图非常明显,且已经着手实行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造成伤害的,宜按故意伤害罪(未遂)论处。   在伤害故意支配下实施了伤害行为,造成他人身体伤害,达到轻伤程度的,即可认定为故意伤害罪的既遂。故意伤害造成重伤的,包含两种情况:一是行为人明显只具有轻伤的故意,但过失造成重伤;二是行为人明显具有重伤的故意,客观上也造成了重伤。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是典型的结果加重犯。行为人主观上对伤害持故意,对致人死亡有过失。故意伤害没有致人死亡的,不得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的未遂犯。    案例索引: 1.(2014)昭阳刑初字第439号 案情: 公诉机关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男,汉族。 被告人杨某。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6月6日被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0日依法逮捕,现押于昭阳区看守所。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某故意非法伤害他人身体造成重伤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杨某某诉称,被告人杨某非法对其身体进行伤害,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47306元,误工费22200元,护理费14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200元,鉴定费1900元,残疾赔偿金36846元,后续治疗费4000元,营养费8000元,交通差旅费3000元。要求被告人杨某共赔偿人民币144852元。为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向本院提交了47306.3元的医疗费发票,1900元的鉴定费发票,司法鉴定意见书及出院证明两份。 被告人杨某供认自己打伤受害人杨某某是事实,但辩解不是起诉书指控的与杨庆鹏一起打伤的;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表示无力赔偿。 审判 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查明以下事实:被告人杨某家与杨某某家因土地发生纠纷,2014年2月2日23时许,被告人杨某伙同其子杨庆鹏(批捕在逃)在昭阳区旧圃镇红泥闸先生弯七组用扁担、板锄把将杨某某打伤。受害人杨某某被送去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72天,用去医疗费47306.3元,鉴定费1900元。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杨某某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当庭出示,并经法庭举证、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杨某的供述,证实其与受害人杨某某有土地纠纷并打伤杨某某的事实经过; 2、受害人杨某某的陈述,证实其被杨某致伤的事实经过; 3、证人钱忠平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杨某及其子杨庆鹏致伤受害人杨某某的事实经过; 4、证人梁昌占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杨某及其子杨庆鹏致伤受害人杨某某的事实经过; 5、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证实被害人杨某某的损伤为重伤二级; 6、现场指认笔录,证实被告人杨某在昭阳区旧圃镇红泥闸村先生弯七组打伤受害人杨某某的事实经过; 7、户口证明,证实被告人杨某已达刑事责任年龄; 8、司法鉴定书一份,证实受害人杨某某的伤为八级伤残; 9、医疗费发票,证实杨某某因伤住院72日、用去医药费47306.3元; 10、司法鉴定收费收据一份,证实附带民事原告人因鉴定支付了鉴定费1900元; 11、扁担半截,证实被告人杨某是用扁担打伤杨某某。 本院审查认为,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证据,经当庭质证核实,取证程序合法,证明内容客观真实,各证据间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原告人杨某某向本院提交的医药费发票、司法鉴定书及发票合法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法庭审理中,对附带民事诉讼主持了调解,因原被告人双方的意见分歧较大,未能达成协议。 昭阳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杨某故意非法伤害他人身体致重伤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适用法律得当,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杨某还应对其伤害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要求被告人赔偿的费用中,医疗费47306.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误工费3600元,护理费3600元,鉴定费1900元,符合法律规定并有事实依据,依法应予支持;其余诉讼请求,因无证据及相关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作案工具应予没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四年六月六日起至二0一八年六月五日止)。 二、由被告人杨某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人身损害赔偿费人民币60006.3元(本判决生效后一月内给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四、犯罪工具扁担半截,予以没收。 评析: 故意伤害与一般殴打的界限。一般殴打行为只是给他人造成暂时性的肉体疼痛,或使他人神经受到轻微刺激,但没有侵害他人的生理机能,故不构成犯罪。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殴打行为表面上给他人身体造成了一定的损害,但显著轻微不构成轻伤的,不能以故意伤害罪论处。因此,在区分故意伤害与一般殴打时,既要考虑行为是否给他人生理机能造成了损害,又要考察损害的程度。   重伤与轻伤的界限。重伤是指使人肢体残废、毁人容貌、丧失听觉、丧失视觉、丧失其他器官机能或者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的损害。轻伤是指物理、化学及生物等各种外界原因作用于人体,造成组织、器官的一定程度的损害或者部分功能障碍,尚未构成重伤又不属于轻微伤害的损伤。评定伤害程度,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具体伤情,具体分析。损伤程度包括损伤当时原发性病变、与损伤有直接联系的并发症,以及损伤引起的后遗症。鉴定时,应依据人体损伤当时的伤情及其损伤的后果或者结局,全面分析,综合评定。既不能因临床治疗好转、愈后良好而减轻原损伤程度,也不能因治疗处理失误或者因损伤使原病情加重以及个体特异体质而加重原损伤程度。本案中被告人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人身损害赔偿费人民币60006.3元,判决生效后双方均未上诉,息诉服判。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