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饶某交通肇事罪案例分析

2018-10-30 16:58:11 来源: 本站

饶某交通肇事罪案例分析
 
 
要点提示
   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行为。交通肇事罪是一种过失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其唯一判定标准是该罪的犯罪构成。
 
案例索引:
1.(2014)昭阳刑初字第439号
 
 
审判
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查明以下事实: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属车主秦某所有,车主秦某将该车交由没有取得驾驶执照的刑事附带民事原告饶某某(系秦某未成年的儿子)驾驶。2015年5月31日,原告饶某某又将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交由也没有取得驾驶执照的被告人饶某驾驶。饶某、胡万才、饶某赵某共同饮酒后,被告人饶某驾驶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载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沿昭鲁城市走廊由昭通市昭阳区城区往昭通市鲁甸县方向行驶,凌晨4时30分许行驶至昭鲁城市走廊K6+800M处时与刑事附带民事被告李某持B2驾驶执照驾驶并停于昭通市昭阳区城区往昭通市鲁甸县方向行车道右侧的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左尾部相撞,造成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上人员胡万才当场死亡,饶某赵某饶某某受伤,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饶某饶某某伤后送至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饶某住院医治13天,用去医疗费32046.95元、门诊费24元,饶某某住院医治8天,用去医疗费6637.14元。赵某伤后到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急诊治疗用去医疗费878.74元;后又到昆明广福老年病医院住院治疗14天用去医疗费45590.95元;2015年6月15日再次到昭通市鲁甸县中医医院住院治疗10天,用去医疗费2428.50元,门诊费346.30元。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于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责任期间2014年7月14日0时至2015年7月13日24时,责任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金11万元,医疗费1万元,财产损失费0.2万元;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属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所有,由刑事附带民事被告李某驾驶,该车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责任期间2014年8月26日0时至2015年8月25日24时,责任限额强制险为死亡伤残赔偿金11万元,医疗费1万元,财产损失费0.2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50万元。
经云南信通司法鉴定中心车辆技术鉴定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转向、制动、照明信号均有效。
经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鉴定,被害人胡万才系机械性颅脑损伤死亡经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赵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一级,饶某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饶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经昭通市鼎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赵某所受伤残等级为9级伤残,需后续治疗费12000元。
经昭通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鉴定,肇事时被告人饶某血液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77.4mg/100ml;李某血液中未检出乙醇成分
经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昭阳二公交认字(2015)第00133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被告人饶某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某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
另查明,被害人胡万才生前是居民户,其父已病逝、尚有其母周某1976年12月13日生)。被害人胡万才死亡后,被告秦某李某各支付了35000元给胡万才之母周某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5月31日,被告人饶某无证驾驶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沿昭鲁城市走廊由昭通市昭阳区城区往昭通市鲁甸县方向行驶,凌晨4时30分许行驶至昭鲁城市走廊K6+800M处时与李某停于昭通市昭阳区城区往昭通市鲁甸县方向行车道右侧的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尾部相撞,造成被告人饶某驾驶的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上人员胡万才死亡,饶某赵某饶某某受伤,夏利牌小轿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人饶某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某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饶某的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处罚,鉴于被告人饶某有自首情节,提出对被告人饶某判处二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并出示了被告人供述,书证,鉴定意见,证人证言,到案经过等证据。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周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因其儿子胡万才死亡造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合计572480元;并向本院提交了户口薄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以证实其诉讼请求。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其受伤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等,合计42964.95元。并向本院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医疗费发票二份,住院病历一份,出院证一份,用药清单一份以证实其诉讼请求。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其受伤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等,合计16037.14元。并向本院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医疗费发票一份,住院病历一份,出院证一份以证实其诉讼请求。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赵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其受伤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后续治疗费、伤残赔偿金、营养费、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等,合计184472.95元。并向本院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医疗费发票五份,收据七张,发票六张,住院病历二份,出院证二份,用药清单二份,鉴定书一份,税务登记证复印件一份,租房合同一份、用工合同一份,工资名册一份以证实其诉讼请求。
被告人饶某对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但提出其没有赔偿能力无法赔偿,请求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首先被告人饶某有自首情节;其次四被害人与被告人共同饮酒,明知被告人喝酒后依然共同驾驶车辆玩耍,四被害人有一定过错;第三被告人是初犯、偶犯;应当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饶某有以上减轻、从轻处罚情节,建议判处其缓刑。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辩称,一其不是适格的民事被告人,二虽是车主,但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过错;三赵某饶某、胡万才有过错,应当减轻相关责任人的赔偿责任,故请求驳回原告周某饶某赵某的诉讼请求。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李某其驾驶的车辆已购买了保险,在责任限额内由保险公司赔偿,其不承担赔偿责任,应当依法由保险公司赔偿。被告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未提出答辩。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辩称,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在其公司购买的是交强险,车载乘客所受的损失不属于交强险赔偿范畴,其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提出,公司依法在责任限额内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不合法的部分不赔偿。
经审理查明,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属车主秦某所有,车主秦某将该车交由没有取得驾驶执照的刑事附带民事原告饶某某(系秦某未成年的儿子)驾驶。2015年5月31日,原告饶某某又将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交由也没有取得驾驶执照的被告人饶某驾驶。饶某、胡万才、饶某赵某共同饮酒后,被告人饶某驾驶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载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沿昭鲁城市走廊由昭通市昭阳区城区往昭通市鲁甸县方向行驶,凌晨4时30分许行驶至昭鲁城市走廊K6+800M处时与刑事附带民事被告李某持B2驾驶执照驾驶并停于昭通市昭阳区城区往昭通市鲁甸县方向行车道右侧的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左尾部相撞,造成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上人员胡万才当场死亡,饶某赵某饶某某受伤,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饶某饶某某伤后送至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饶某住院医治13天,用去医疗费32046.95元、门诊费24元,饶某某住院医治8天,用去医疗费6637.14元。赵某伤后到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急诊治疗用去医疗费878.74元;后又到昆明广福老年病医院住院治疗14天用去医疗费45590.95元;2015年6月15日再次到昭通市鲁甸县中医医院住院治疗10天,用去医疗费2428.50元,门诊费346.30元。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于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责任期间2014年7月14日0时至2015年7月13日24时,责任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金11万元,医疗费1万元,财产损失费0.2万元;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属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所有,由刑事附带民事被告李某驾驶,该车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责任期间2014年8月26日0时至2015年8月25日24时,责任限额强制险为死亡伤残赔偿金11万元,医疗费1万元,财产损失费0.2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50万元。
经云南信通司法鉴定中心车辆技术鉴定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转向、制动、照明信号均有效。
经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鉴定,被害人胡万才系机械性颅脑损伤死亡经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赵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一级,饶某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饶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经昭通市鼎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赵某所受伤残等级为9级伤残,需后续治疗费12000元。
经昭通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鉴定,肇事时被告人饶某血液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77.4mg/100ml;李某血液中未检出乙醇成分
经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昭阳二公交认字(2015)第00133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被告人饶某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某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
另查明,被害人胡万才生前是居民户,其父已病逝、尚有其母周某1976年12月13日生)。被害人胡万才死亡后,被告秦某李某各支付了35000元给胡万才之母周某
 
审判
 
本院认为,被告人饶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无驾驶执照驾驶车辆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三人轻伤,负事故主要责任的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采纳。提出的量刑建议本院予以变更。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成立,但提出的处刑意见不当,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饶某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其行为是自首,可从轻处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周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因其儿子胡万才死亡造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的诉讼请求,有相应事实、法律依据及证据证实,能够成立,但应依据各被告承担过错责任的比例及其赔偿能力、法律规定核算;其提出要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赔偿的请求,因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已购买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且赔偿金额没有超出保险赔偿限额,依法不再承担赔偿责任,应当直接由承保的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在限额内赔偿;提出要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赔偿的请求,因云AV7M75号夏利牌小轿车投保的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而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仅承担交通肇事给对方造成的损失按责任承担赔偿,依法不承担本车载人员的责任损失,故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提出的精神抚慰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的审理范畴,依法不予支持;且被告人秦某李某在事故发生后支付的现金应当计算在赔偿金之内。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赵某饶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因交通事故受伤造成的残疾赔偿金、医疗费、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有相应事实、法律规定及证据证实,能够成立,但应依据各被告承担过错责任的比例及其赔偿能力、法律规定核算;其提出要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赔偿的请求,因川E23809号重型货车已购买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应当直接由承保的公司在限额内赔偿;提出要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赔偿的请求,因二人是云AV7M75号小轿车的乘客,该车投保的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二人被伤害造成的损失,不在承保范畴,故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提出的精神抚慰金不是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审理范畴;提出的护理费、交通费没有证据证实,依法不予支持,提交的款项收据与案件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某要求被告人饶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赔偿因其交通事故受伤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有证据证实,并符合法律规定,能够成立,但应依据各被告的过错责任及其赔偿能力、法律规定计算;其提出要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李某、四川君安物流集团有限公司赔偿的请求,因肇事车辆已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依法应当直接由承保的公司在限额内赔偿;提出要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赔偿的请求,因其是肇事云AV7M75号车的乘客,该车投保的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其提出的请求不在承保范畴,故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提出的精神抚慰金不是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的审理范畴,提出的护理费、交通费没有证据证实,依法不予支持。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原告主张伤残赔偿应按照居民户的标准赔偿,该主张与案情相符合,本院予以支持。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明知其子饶某某是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且没有取得机动车驾驶执照的情况下,将其车辆交由其子饶某某驾驶,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责任;被告人饶某明知自己是没有取得机动车驾驶执照,且在饮酒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肇事,致一人死亡、三人伤,负事故主要责任的行为已构成犯罪,在依法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按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承保的川E23809号华菱之星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发生交通事故,驾驶人员依法履行职责,并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所产生的责任依法应当由保险公司直接按承担责任的比例在保险限额内赔偿。受害人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与被告人饶某共同饮酒后,驾驶车辆发生事故,四受害人均有过错责任,应当依法减轻责任人的赔偿责任。民事赔偿诉讼中,按照各肇事方的过错程度的大小,由川E23809号车辆承担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全部损失40%的民事赔偿责任,云AV7M75号车辆承担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全部损失60%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人饶某承担云AV7M75号车辆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损失责任30%的民事赔偿责任,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秦某承担云AV7M75号车辆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损失责任30%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害人胡万才,饶某赵某饶某某承担云AV7M75号车辆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损失责任40%的民事赔偿责任;同时,赵某伤后不在当地就近治疗,到外地治疗没有相应的转院手续,且又返回当地县级医院治疗,其扩大了事故造成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其治疗费50%的损失。因川E23809号车辆投保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故依法直接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承担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全部损失40%的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饶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五年七月十四日起至二0一七年一月十三日止);
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周某因其子胡万才在事故中死亡,造成了死亡赔偿金20年×24299元/年=485980元、丧葬费27867元/12月×6=13933.5元,合计499913.5元的损失,由被告人饶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周某损失499913.5元×60%×30%=89984.43元,即89984.43元;由附带民事被告秦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周某损失499913.5元×60%×30%=89984.43元,扣除已经支付的35000元,即再赔偿54984.43元;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周某损失的499913.5元×40%=199965.4元,扣除李某已经支付的35000元,即再赔偿164965.4元(均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给付)
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赵某因其在交通事故中受伤造成的残疾赔偿金4年×24299元/年=97196、治疗费(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急诊治疗费878.74元、昆明广福老年病医院住院治疗费45590.95元、昭通市鲁甸县中医医院住院治疗费2428.50元,门诊346.30元,合计49243.99元由其先自行承担50%即24621.99元)余24621.99元;鉴定费1456.31元;需后续治疗费12000元;误工费24天×50元=1200元;合计136474.3元。被告人饶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赵某损失的136474.3×60%×30%=24565.37元,即24565.37元;由附带民事被告秦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赵某损失的136474.3×60%×30%=24565.37元,即24565.37元;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赵某损失的136474.3×40%=54589.72元,即54589.72元(均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给付)
四、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因其在交通事故中受伤造成的住院治疗费32046.95元,门诊费24元,误工费13天×50元=650元,合计32720.95元。被告人饶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损失的32720.95元×60%×30%=5889.77元,即5889.77元;由附带民事被告秦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损失的32720.95×60%×30%=5889.77元,即5889.77元;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饶某损失的32720.95元×40%=13088.38元,即13088.38元(均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给付)
五、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某因其在交通事故中受伤造成的住院治疗费6637.14元,误工费8天×50元=400元,合计7037.14元。被告人饶某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某损失的7037.14元×60%×30%=1266.68元,即1266.68元;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饶某某损失的7037.14元×40%=2814.85元,即2814.85元(均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给付)
六、驳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周某赵某饶某饶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交通肇事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并无特定的犯罪对象,依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只要因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司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就应该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不问具体的人身及财产损失对象。刑罚具有惩罚犯罪和警示社会的作用,交通肇事罪系危害公共安全的过失犯罪,此罪的确立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警示相关人员遵守交通交通规则,增加确保自 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责任,因此司机驾车载自己亲属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致同车内亲属死亡,应依照相关规定,构成犯罪的,仍应以交通肇事罪立案追诉,只有 这样才有利于刑罚作用的发挥。此种情况下,肇事者往往不存在法定加重处罚的情节,如其家人、亲属对其表示谅解,判处缓刑的可能性极大,亦符合罪刑相适应、宽严相济的刑事原则。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